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如何走

作品:焚天路|作者:洛神雨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09-19 16:02:33|下载:焚天路TXT下载
  一道道长虹、带着滚滚黑雾、向着远外飞遁而去。

  随着界外强者的一个个离去,使得这方天地,不再是一片浑浊。重新露显了清明。只是,终究比不得原来,山河错落,便只能一直错落。就算有朝一日得以复原,那也是曾经错落,四分五裂。

  对于界外强者的离去,神域众生皆是不由得心生欢喜。只是,最多的还是悲恨。

  这一场动荡。可以说神域七界是受到了无妄之灾。生灵涂炭,多少人家破人亡,情断绝消。

  “他娘的,幽冥之主终于退走。咱们也可以回去斗鸡了。”

  一方破碎天地,一名无比高大、又满脸狰狞的大汉大笑着拍了拍手,有所喜悦。

  这是夜青组织的头领,夜笑笑。

  他在神域七界待了近千年之久,所做之事、皆于幽冥宗旨背道而驰,所做所为、是集结此方有志之士共同抵御这场战乱。

  曾经、夜青是神域七界最大的势力之一。只是奈何之后灭境强者的插手,更使得此方天地乱成一锅粥,让他们无法平定风波。

  有喜也有忧。他所忧,是无法得到跟随幽冥之主的名额,得到幽冥之主的亲自指点。毕竟,他们入此的目的,为的就是杀戮占主、能够占得前五,能有十人成为继十常侍后,幽冥之主身后新的侍从。

  可惜,他们入此后。从未杀得神域一人。对于他们来说,根本就无妄入这十位之数。尽管、夜笑笑与赵青二人在众鬼仙中也数为极强之辈。

  但规则就是规则,原则就是原则。他们失去了原则,那么这规则自然离他们而去。

  “夜兄、赵兄。白某知晓、你二人心中定有遗憾。”一名白衣男子站在这名大汉身旁,摇头道。

  这是神族十大天骄之一的白公子,多年前的找寻,便是为了寻这夜青组织,好说服对方、与神域各强者一起联合对抗界外入侵者。

  只是还未相商,一尊极为强大的灭境大能、便横插一头,一人独战神域七界所有古神,而后、界外那些绝顶大能纷纷出手,打乱了灭境不得出手的规则。

  从那之后,这方天地更加动荡。就连第二步强者也陨落不少。对于他们来说,尽管势力甚大、联结之下同样如此。

  但在这等局势之下,他们之力、根本无法平定这场波澜。

  唯一所做,只能依靠白公子的瑞泽福光、以福摆恶,此负隅顽抗。尽管如此,他们这一行人中,还是陨落了不少。

  曾经在人道修士中传闻第二步修可与天同存、永不陨落。在此间只能成空。

  多年的背负联合之战。使得白公子等人与夜青交结下了深厚的交情。

  “是有遗憾,世间何人不想自己的修行能百尺竿头、更进一步?只是,不喜欢的就是不喜欢,夜某虽是你等眼中的鬼物,但又有何人生来便是鬼物?有始有终,夜某始在为人、这修行的尽头、也不想以人命为本。”

  “倒是羡慕你等,那位强者击退了幽冥之主。更是以大法力、生生将你们神族众生进行了一场脱变。”

  上方、虽说天地一片清明。但在他们眼中,一片浑浊,除了那几尊最为强大的人、其余人根本无法看清究竟发生什么。

  只有从幽冥之主的退去,众鬼神鬼仙的相继离去,来推测是那位强者胜了。

  否则,幽冥之主、又如何肯离去?若是那位强者败了,之后、幽冥之主必是以雷霆手段、肃清此方天地,让众生之血、染尽所有地。

  白公子正要开口,忽然之间、夜笑笑与赵青二人身躯同时一震。在这一震中、顿时由忧转喜。

  直至过了许久,二人在他人异样的眼神中才得以稳定身躯。

  “白兄、俺与赵青要走了。”

  话语刚落,二人便化作长虹飞遁到了远外。他们的离去,其余鬼仙相继离去。

  夜笑笑与赵青的离去,是听到了一声传唤。这声传唤、是无比寒冷的声音。然而、却是点燃了他们二人心中的烈火。

  这是来自幽冥之主的传唤。普天之下,只有十人能够听到这声传唤。

  此地、只留下十数尊本就是此方天地的强者。

  “当真得胜?我所闻,是那一方天地、满幕悲情,还有无助与绝望。那一位、号称我神遗之师的强者败了。他的败北,是我神域的败北。恐怕,幽冥之主的离去,也是因为此人付出了极大的代价。”

  “他是神遗之师,同样是我等的恩人与师。是他,让我...让我等得到了无上传承。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,在我等的体内、流着那人的血。”

  “那人强,则我等强。我等强、则他强。这是一线牵连,互补双强。只是,我所担心的是、那位强者此刻的状态。”

  浑浊之上为清明,那道身影依旧跪在半空。在不停的咳嗽。只是他的身躯却是无比的坚硬。

  一盏灯火,已经彻底暗淡,没有了任何光芒。

  正如他的那一双原本明亮的双眸、此刻暗淡的没有任何光芒。

  他很强,真的很强。亘古至今,很少有修行只是数千年、便踏足了玄境之位。更是涅境中期。

  是屈指可数。

  这世上,很少有人能与之相比较。他已经不能说是天骄。

  他已经远远超越了同龄人、早已超越了所为天才的范畴。他的心境,也早已不是以自己为主,而是包揽众生。

  这是圣人,事实上、他的的确确踏足过真正意义上的圣人之列。

  只是可惜,他终究是被人以无情、雷霆手段生生从圣人之位打落,一落千丈。

  他在不停咳嗽,咳的剧烈无比。同样,也是剧痛无比。

  他的伤势比那两位存在想象的还要更重,已是无法站直身躯。这伤势来自于他的心。就连那一字清、也无法祛除围绕在心中那浓浓迷雾。

  他曾迷茫,又曾清明。又继迷茫,又继清明。而后,再次迷茫。如此循复,反反复复。

  他真的很强,很强。如今的他,就算是神域十大天骄,也难以与之齐平。

  只是,他看的太远,望的太高。他的最终之地,注定不会在原地。但他已是彻底不知、究竟该如何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