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章:这一年是1998年

作品:重生大富翁|作者:南三石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9-04 02:55:08|下载:重生大富翁TXT下载
  “还有谁!”

  中海大学,212宿舍内,苏启身体猛然抽搐了一下,惊坐而起。

  良久,外面鸟儿叽叽喳喳的欢乐声,让他慢慢的清醒了过来。

  眼前的景象也开始慢慢清晰,几个瓷杯整齐的放在中间的一个桌子上,四个床上丢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,他整个人猛的一惊。

  “这是哪里!”

  噌的一下就从自己的床上跳了下来,不可置信的跑到了窗户旁边,看着外面的世界,整个人都张大了嘴巴!

  错愕!震惊!不可置信!

  这是一个灰白的世界,没有奇装怪服,也没有拿着手机低头走路的人。

  一张报纸,从窗户从外面慢慢的飘到了苏启的跟前,他赶紧一把抓住。

  “亚洲金融危机再次深入爆发,全球股市动荡!署名日期1998年3月15日。”

  “1998年!我怎么到了1998年!”苏启脑袋一阵天旋地转。

  猛的打了自己几个巴掌,确定不是在做梦之后,跌跌撞撞的坐到了床上。

  “重生了?这么狗血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?”

  半天他才恍过神来,然后望着这间熟悉的宿舍里开始回忆了起来。

  “这张床板明显窝下去了的是胖子的床。”

  “这张狗窝一样的床是电脑狂人郝旭的床”

  “这张散发着女人香,收拾的非常精致的床是刘鍀铧的床!”

  一时间,脑海当中那种震惊以及不可置信,瞬间就被这记忆中久远的温暖所替代。

  那一年是最好的年代,下海热的疯狂持续到了零零年代,无数人从这个时代的变迁当中崛起,成了往后数十年当中这个国家的佼佼者。

  这些人拥有了巨大的财富,完美的家庭,堪称人生大赢家。

  想到这里苏启突然狂喜,既然自己重生了,那么是不是说,自己可以改变前世的贫穷?

  一时,心似狂潮,手上尽是王牌的感觉滋生!

  卡达一声,宿舍大门被打开了,一个偌大的胖子手里拿了一个瓷杯走了进来。

  “醒了啊?”胖子很是平常的打着招呼。

  “嗯,醒了。苏启压抑着心里的激动,然后一把抱住了胖子。

  “他妈知不知道,几十年了,老子想死你们了!”

  胖子见鬼一样的推开了他,手搭在了苏启的额头上:“没发烧了啊?都沉睡几天了,不过还是要去医务室给芳姐好好看看,好像脑子烧坏了。”

  “收拾一下,郝旭在电脑室又被人干了,带上家伙。”

  胖子放下了瓷杯后,从自己的床上拿了个羽毛球拍,然后准备走出去。

  看着一脸还沉寂在喜悦当中,不为所动的苏启后又走过来,推了推他:“我知道你病刚好,不应该让你跟着一起去打架,可求您别这么傻笑行不,瘆得慌!”

  苏启马上回过了神,想起了前世1998年3月15号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。

  之所以记忆深刻,是因为这天曾经给他前世带来了巨大的心里创伤。

  这一天,他跟胖子他们出去打了一架,哦,不,确却的说是被人揍了一顿后,初恋李灵灵晚上就跟自己提出了分手。

  也正是这一天后,他从此一蹶不振,成绩一落千丈,最后不得不退学回了湖东省老家,做了一个农村小学教师,平庸穷苦的过了一辈子,直到那件大事发生。

  当然,这已经是后话了。

  不过,正当他准备出门的时候,突然想到了这天挨揍的事情,吃亏就吃亏在武器上,羽毛球拍能干出个啥事?

  既然这一世已经重生了,那就活的风光点!活的疯狂一点!

  妈的,从此以后我是狂徒的代名词!

  赶紧叫住了胖子,跑到宿舍里面拿出了撑衣杆!

  这年代撑衣杆,一般都是用钢筋直接焊接的,很扎实,拿在手里足有几斤重,居家旅行,杀人越货,防身必备之器。

  胖子一脸懵逼的望着他。

  他急急忙忙跑进隔壁宿舍,借了一根撑衣杆,扔给了他。

  “走!别他妈跑过去又是挨揍!”

  胖子在后面抓了抓脑袋:“真是烧坏了啊,待会一定要芳姐好好看看。”

  1998年,网吧叫电脑室,网费高的吓人,一个小时往往可以收到10块一个小时!而且电脑室还是那种卡的砸鼠标声一片的景象。要知道这个时候猪肉也只有五块一斤,所以,能进电脑室玩电脑也是一种炫富的方式。

  电脑室就在校门口边上,是一个本地人开的。

  这时候的电脑室一片哄笑,有十几个人围着一个特别瘦弱的学生。

  “你看你这一副贼眉鼠眼的样,一看就知道是个贼!自己把钱包给我拿出来,我告诉你!今天你不给我吐出来,这事情就算是没完没了了!”说话的是一个大背头青年。

  青年名贾千峰,在中海大学里面赫赫有名,有点小钱,是中海四少之一丁庆凡的表弟。

  丁庆凡可不得了,他父亲是中海益海地产集团的董事长,作为中海第一批房地产商,所拥有的财富自然就不用多讲了。

  刚好丁庆凡现在也在中海大学就读,比苏启他们高了一届,现在在大四。

  平日里,贾千峰在学校里也是仗着自己表哥的身份,没少惹是生非。

  瘦弱的青年就是苏启他们同寝室的郝旭,他一副倒了八辈子霉的哭丧着脸。

  自己就不明白了,明明自己刚一动不动。怎么这贾千峰丢了钱包的事情,就怪在自己头上了?

  都说电脑室是个是非最多的地方,自己虽然在电脑室里挨揍了很多次,但是从来都没有被这么多人围着过。

  而且还是偷东西的罪名。

  就当他准备辩解的时候,旁边一个青年站了出来。

  “贾哥!动手吧!我亲眼看到这小子偷的!现在肯定转移到别的地方了,只有狠狠地揍一顿,才会知道你钱包到底在哪里!”

  “你胡说!我怎么可能偷他钱包!”郝旭一时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  说亲眼看到自己偷了东西,你他妈这是睁眼说瞎话,故意栽赃!

  “非要我再动手吗!”

  “打不怕啊,你还嘴犟?”

  贾千峰也不耐烦的吼道,一巴掌甩了过去。

  就在这时,一根钢筋从身后砰的一下砸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
  “你给我动手试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