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20章?你的事犯了!

作品: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|作者:王存业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19-09-18 19:28:36|下载: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TXT下载
  青竹县百户所,迎来新的百户。

  一切都是新气象。

  百户所院中,出任务的出任务,留守的留守。

  至于点卯之后就离开干自己的事……新百户刚上任,你点卯之后就走,万一往顾百户认为你是对他心怀怨言怎么办?

  故此众锦衣卫都是留在院中等候差遣。

  闲着没事干,索性就在院中打磨根骨。

  只听见呼喝之声不绝于耳,一时间百户所内竟恍若如获新生,处处充满朝气。

  一个锦衣卫正在奋力挥刀劈砍木人桩,耳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:“失魂刀法重在杀伐,挥刀之时内心当中要满含杀意,刀刀直指要害,切不可心存犹豫!”

  这锦衣卫心头一惊,扭头一看,顿时收刀行礼道:“百户大人!多谢百户大人指点!”

  其他人也都看到了,一时间全都行礼道:“见过百户大人!”

  “诸位无需多礼,各司其职!”

  顾凤青微微颔首,淡声说道。

  “是!”

  众人继续训练,只是练得更加起劲。

  同时心头对于这位新任百户也多了一些好感。

  前任百户林英,从来都不会指点他们武学精要……而顾百户,竟然还会随手指点一二。

  哪怕只是点滴小惠,这也足以让他们多些亲近。

  见着这一幕,顾凤青微微颔首。

  他虽不刻意收揽人心,但随意施为,若有成效,也是好事。

  毕竟,对于许多大部分人而言,你只要在不伤害他们的核心利益的前提下,任意一些事情比前任做的好,他们就会信服你、听从你!

  站在院中,顾凤青微微一笑。

  他看着院中忙碌的身影,想道:“郭心远办的那件事情,应该差不多了吧!”

  ……

  青竹县,黄石大街。

  街上商贩遍地,行人络绎不绝,一片热闹景象。

  这是青竹县城西最为繁华的街道,两边的酒楼、赌坊、勾栏院遍地都是。

  “小美人,跟我玩玩吧!”

  街道边,一个身着锦衣的富家公子带着两个家丁,在路边勾搭良家妇女。

  “这可是县中最大的富户黄员外家的公子,跟了公子,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!”旁边,有家丁点出锦衣公子的身份。

  “公子,不要!”

  女子面露难色,有心想要挣扎离开,但一个弱女子如何是几个壮汉的对手,不管她如何挣扎,都挣脱不开。

  见着女子挣扎,锦衣公子有些不爽,正打算说话,却在此时……

  “哗啦啦……”

  整齐的脚步声忽然响起。

  公子顿时不爽了,扭头嚷嚷道:“谁他娘的这个时候出来扰人兴致,小心爷扒了你的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,却突然卡壳。

  “锦衣卫办案,闲杂人等退避!”

  脚步声传来的方向,一声暴喝响起,传遍了整条街。

  一时间,街道上的百姓无论行人商贩,都是面露惊色,连忙朝着两边躲避。

  根本不敢拦在路中间。

  郭心远手抚绣春刀,带着一队锦衣卫大步朝前走去,途径锦衣公子时,一双虎目扫视了过来。

  这让锦衣公子瞬间如坠冰窖,浑身战栗。

  调戏良家妇女的心思也没了,灰溜溜的带着惊恐的家丁跑路。

  一队锦衣卫,最终在黄石大街最豪华的一栋酒楼前停下。

  鸿运酒楼!

  郭心远打量了一眼,随即一挥手,冷声道:“给我围起来!”

  一声令下,周围的锦衣卫瞬间四散开来,将整个酒楼给围的水泄不通。

  这时,郭心远这才带人朝着里面走去。

  鸿运酒楼是青竹县最大的酒楼,此时正是饭点,里面吃饭的人几乎坐满了桌子。

  声音嘈杂,呼来喝去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  当郭心远带人进去的时候,所有人都懵了。

  这里面不乏有些持刀带剑的江湖武林人士,然此刻也都是一个个坐在原地,动都不敢动。

  有些胆小的甚至还把之前故意放在桌子上的兵刃给偷偷摸摸拿下去,生怕被锦衣卫看到。

  整个酒楼瞬间就安静下来。

  见着这一幕,郭心远满意的点点头。

  这时,一个身着员外服的中年胖子男子跑了过来。

  看到郭心远,连忙脸上赔笑,弯着腰说道:“这位大人,不知道来草民这小店有何贵干?”

  说着,就从袖口划出一个口袋,就想要朝着郭心远兜里装:“这是小店本月的例银,多的那些就当是大人和各位爷的茶水钱!”

  郭心远却没接,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男子,问道:“你就是鸿运酒楼的掌柜?”

  “草民刘璋,正是此店的掌柜,有什么事还请大人吩咐。”

  刘璋擦了擦额头的汗,诚惶诚恐的说道。

  在看到郭心远没有接银子的时候,他心里就明白,这是遇到麻烦了!

  果不其然……

  在得知对方就是掌柜之后,郭心远扫视了刘璋一眼,随后面色一冷:“刘璋是吧?你的事犯了!”

  “来人,给我带走!”

  “鸿运酒楼,上至掌柜下到小二,但凡是此店的人,一个不落全都给我抓起来,跑了一个人,劳资扒了你们的皮!”

  此言一出,掌柜刘璋瞬间脸色煞白,面无血色。

  还想要说话,可此时两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卫就已经扑上来,直接将刘璋给按倒在地,绑了起来。

  其他锦衣卫也都直接冲进酒楼内,开始抓人。

  一时间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响起。

  这是水缸、酒壶、甚至是桌子板凳被砸烂的声音。

  刘璋的心都在滴血,但更多的则是惶恐。

  他不明白,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锦衣卫!

  有心想要辩解,可嘴里却被堵住了,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。

  “老实点!”

  一个锦衣卫看到他呜呜呜的挣扎,一个不耐烦,直接一刀柄砸下来,掌柜刘璋瞬间头破血流。

  感受着额头上的温热,心中的恐惧占据了所有。

  很快,人就已经全都抓了起来。

  打杂的、掌勺的、店小二……一个不落!

  郭心远看了一眼,随后扫视了一眼周围蹲在地上抱着头不敢说话的食客们,随即大手一挥。

  “走!”

  一队锦衣卫押送着二十多人朝着出去了。

  原地,只留下一众惊魂未定的食客们。

  那些持刀带剑的所谓江湖人士,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锦衣卫抓人离开,连个屁都不敢放。

  ……

  百户所内,锦衣卫大狱。

  刘璋整个人被铁锁锁在木桩上,四周昏暗,脚下是被鲜血浸染成暗红色的地面,面前是狞笑的锦衣卫狱吏,犹如地狱一般的景象。

  看着这一幕,他整个人脸上露出一抹惊恐之色。

  浑身更是抖如筛糠。

  “大人,大人我冤枉啊!我没有犯事啊!”

  他无法按耐住内心的惊恐,连声大喊道。

  “有没有犯事,你说的不算!”狱吏狞笑着说道。

  这时,脚步声忽然响起。

  狱吏扭头看去,脸上的狞笑瞬间消散,取而代之的则是满脸的赔笑。

  当即走上前,略微弯腰,恭敬道:“百户大人,您怎么亲自来了?大狱湿气重,似您这样的贵人,怎可纡尊降贵来这种腌臜的地方!”

  顾凤青看也不看他,淡淡说道:“来看看一位老熟人!”

  说话间,他走上前,走到了刘璋的面前。

  抓住对方的头发拽起来,仔细打量着对方的脸。

  顾凤青语气平缓,没有丝毫起伏的说道:“还认得我吗……掌柜?”